我...我其实想开个金钱+dover的日常系列涂鸦集...大概类似share house的感觉。四人日常生活好可爱啊呜呜我流泪

摸鱼

2P拍完这张图之后下跪跟老王认错的阿米小甜心hhhh


最近一直在弄的金钱立牌,打算送给金钱主页抽奖,看了本家的台球桌图心血来潮的产物,感谢甜心在摸鱼期间不停给我打鸡血,没有她就没有这条鱼!

还有个两人比较攻的版本还在纠结配色,之后再放吧……

图渣!图渣!

小心慎入!

 @、星 跟甜心聊魔女梗结果聊到米米是什么族的,然后脑子一抽表示可能是汉堡族的,甜心立马默契相应拿出了汉堡兽的图hhhh于是联动搞了个数码宝贝paro。

被选召的老王X汉堡兽米米

坐等甜心的联动文!

放了两个版本的图和截出来的情头,可自取。

【金钱组|小甜饼】English and Global Warming

送给我的小甜心 @、星 !

因为本身就是写在记事本上的段子所以完全没有逻辑关联!文笔死亡!强行联系,强行结尾注意!!

写文太难了,流泪。

感谢愿意看完的你。

--------------------------------------------------------------------------------------------------

  


      

  English and Global Warming


  .CP:金钱组


  .学Paro


  .耀属于米米,美/利/坚/甜心和OOC属于我。


  .小甜饼


  


  >>>


  


  王耀讨厌英语。


  即使他综合总成绩可以五拖一,但中国特色从家长到老师都爱高标准严要求。均衡发展才是根本,偏科就是瘸腿,瘸腿就是拉低班级平均水平。


  王耀捧着残废的英语卷子耸耸肩,表示那您给我出个招吧阿鲁。


  老师大手一挥,直接给他调了个从娘胎开始就直属英语系的美帝同桌。挪位当天扯着两人的手互相交叠鼓励,美其名曰:中美搭配,干活不累。


  新同桌阿尔弗雷德.F.琼斯。地道且典型的美/国/人,会不会叛变革命尚待考证,但浓眉大眼的好皮相却是全校公认。


  说来王耀念的这所国际高中制度也是奇葩,文理不分班,课表两作,教室移动。


  所以自习课上经常会出现一半学生在推导第一宇宙速度的计算式,另一半在纠结飞机到底是从南到北,还是从东到西。


  王耀选文,阿尔弗雷德念理。


  但英语使他们变成了命运共同体。


  毕竟阿尔弗雷德可以选择不修地理,王耀却have no choice but to do it!


  这真TM不公平!


  王耀看着一边将漫画书套在英语外皮背后的金毛,恨不得把铅笔戳到对方的鼻孔里。


  其实老师本意也没指望阿尔能帮王耀补习些什么知识,她单纯觉得阿尔弗雷德热情又开朗,跟谁都能打成一片,说不定可以利用这个特点带动一把王耀学习英语的积极性。


  但是美国少年话痨过头,自习时总操着中英夹杂的创新语言在班上大范围无差别AOE,这让王耀对英语的好感成倍数向下刷新。


  “老子一口京片子能骂人能跟菜市场南口最精明的铁公鸡讨价还价你英语能吗能吗阿鲁?等你组织完语言老子一套素质十八连已经骂完了阿鲁!”


  ↑以上,王耀波澜起伏的心理活动。


  后来饶是中国人一向含蓄自持,也架不住同桌久了日益熟稔,脾气摸了个七七八八,架子也不端了,客气话也不说了。一日自主复习的大课,面对惯例嘚吧嘚吧的阿尔弗雷德,政治五三看的焦头烂额的王耀忍无可忍,扭头便想让美帝尝尝神秘的东方力量。结果势头过猛位置没找对,扇嘴巴子变成了掐住对方脸颊。


  细腻的手感压过了处境的尴尬,王耀下意识顺手一扯,全班安静了,阿尔弗雷德滴溜着盛海捉星的眼珠子愣愣的盯着他,配合着拉长的白净软糯的脸蛋冒出一个有点傻气的笑容来。


  黑发少年像是被烫了似的迅速缩回手,半晌干巴巴甩下一句你安静点阿鲁,便又回身埋头进做了一半的练习中。


  


  >>>


  其实阿尔弗雷德也很憋屈。


  他本来也没打算跟王耀搞什么和谐的同学关系,毕竟在他俩熟识之前王耀就是全校著名的“高岭之花”,据说还会传说中的Chinese Kungfu。但是他新买Switch被班主任挟持,他仿佛一只被捏住了后颈皮的金毛犬,灰溜溜的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To be honest!hero宁愿跟楼下班上的宿敌伊万坐同桌也不愿意面对王耀那仿佛被冰冻住的一张冷脸!阿尔弗雷德如是说。两人热火朝天的干架总比一拳打进空气里要有趣得多,何况他在面对王耀的时候总觉得浑身上下都有点不舒服,就像流感到来前的征兆,从鼻尖到头发丝都在发痒。


  于是他在班主任苦口婆心交叠他俩的双手时毫不忌讳的打了个喷嚏。


  王耀皱眉有些不悦,生动起来的脸部线条让他多了些烟火气,琥珀金的眼睛网住他的视线。眨动时阳光争先恐后的溢了出来。


  阿尔弗雷德扭头又打了个响亮的喷嚏。


  


  >>>


  后来美国少年发现他这个同桌其实也没有表面上那么乖巧。


  他会一边冷冷的继续着他的英语无用论一边抽走他划得乱七八糟的英语笔记。


  公共大课上藏在书后面偷偷往嘴里塞零食,为了防止告密还会往阿尔弗雷德嘴里也塞上一份。


  然后在老师发现的时候一脸无辜的抬起头,眼神还状似无意地瞥向没有咀嚼完毕的阿尔弗雷德。


  于是被罚站在门外的美利坚小英雄一边对着教室内同桌弯起的眉眼跳脚,一边不长记性的在下次继续咽下旁边递过来的饼干巧克力夹心软糖。


  再后来他不仅盯上了王耀仿佛四次元零食袋一样的书包,还盯上了他每天中午午休时的便当。


  他们学校走读生以个位数计,王耀算是其中一个。


  弟妹众多让他养成了每日复习完毕提前做次日便当的习惯,而掀开盒盖的小小虚荣心又使得菜色花样翻新,闪瞎了阿尔弗雷德的双眼。


  仗着之前被掐脸罚站的经历美利坚小英雄一边昧着良心嚷嚷学校的饭难吃一边软磨硬泡的妄想从王耀的便当里分一杯羹。


  架不住阿尔弗雷德的撒娇攻势和英语作业答案的诱惑,嘴上反抗着不想费心做两份便当的王耀终于在对方掏出蓄谋已久的超大便当盒时甘拜下风。


  “阿尔弗雷德你他妈当老子养猪呢阿鲁!”


  正式变成双人午餐后的某一天黑发少年暴跳如雷,盒子里用海苔片做成的分界线被戳的破破烂烂,两边菜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原先承诺各吃一半到现在整个吞下三分之二食物的金发男孩打着哈哈舀过了最后一粒蒸肉丸。


  “混蛋你以后得给我交午餐费阿鲁!”


  “耀耀你不要这么小气嘛!你每天做那么少hero根本吃不饱!”


  “再挑三拣四你吃屎去吧阿鲁!”


  坐在他俩身后的同学不禁翻了个白眼,初中就认识王耀让他深刻了解此人先前是有多么不好说话,且护食到了变态的境界,若不是起初就无心拒绝,谁也别想从他这里尝到一口甜头,别说米饭,连一粒葱花都不会施舍给你。


  啧,今天的面包有股狗粮味。


  


  >>>


  


  在与阿尔弗雷德关系变好甚至变得奇怪的同时王耀的英语成绩的确也在稳步上升。


  他本身就不笨,只不过曾经的他认为之后的人生不需要英语这门知识。


  “老子又不出国!浪费这时间干甚阿鲁!”


  阿尔吃着王耀亲手做的便当表示万一你将来成了米其林三星主厨,客人要感谢你顺便还想偷个师却发现你语言不通,怎么办?


  王耀敲掉了阿尔戳向红烧肉的筷子,“不用主厨家乡话表达的感谢都是假客气!还有阿尔弗你别以为这样夸我有用,今日两荤一素,九块钱!谢谢阿鲁!”


  旁边路过的伊丽莎白小姐嘿嘿一笑。九块钱还买什么午餐啊,不如去买个红本子,阿尔你就有一辈子的午餐可以白吃了。


  王耀一巴掌拍开了还没反应过来的阿尔弗雷德,在窜到楼下小卖部之前还不忘拿走少年刚掏出来的午餐费。


  他打算买瓶水冷静一下,“红本本”的话题在脑海里盘旋,他在女老板询问的目光下下意识地蹦出了一个“红”字,然后迅速的闭上了嘴,还差点咬破了舌头。


  老板了然的从柜子上拿下一瓶冰红茶,现在的孩子学习可真不容易,买瓶水都能紧张的满脸通红。


  王耀接过水,走出两步,想了一会,又有些心有不甘的接上一句——


  “老板,再给我一瓶阿鲁。”


  


  >>>


  


  两瓶红色包装的红茶,整齐的并列在王耀和阿尔弗雷德的桌子上。


  


  “嗨呀,现在的孩子,可太早熟了。”


  


  十二月的冬天可真TM的热啊,王耀看着旁边因主人去了别的教室而空出的座位,戳了戳面前的地理练习册。全球温暖化的进程不断加剧,冰山融化,最后太平洋连接其他江海湖泊,地球便成一颗蔚蓝色的玻璃珠子,像是阿尔弗雷德的眼睛。


  

  


  >>>


  


  年前气温骤降,风卷着雪花往人脑瓜子上招呼。


  开了空调的教室简直是天然的催眠场所。难得的共同大课自习,上完理科部分的阿尔弗雷德一回来便看到了埋在书堆里的王耀。


  黑发少年前夜刷题刷的昏天黑地,此刻正抓紧时间补充睡眠。


  阿尔把提早做完的英语作业本放在王耀的桌面上,却发现对方似乎早已写完。他认得王耀那本包了封皮的练习册,随手抽出翻了翻,正确率早已高的不再需要任何人辅导。甚至有几题是故意写错或者空出来的。


  小英雄学着同桌的样子将脸贴向桌面,他看着王耀纤长睫毛下泛起的乌色,心疼的同时又噗嗤笑出了声,像熊猫一样,少年想。


  其实他早就清楚王耀的英语已经没有任何问题,至少在高考中取得一份漂亮成绩绝对是绰绰有余。


  王耀自己也门儿清,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彼此心照不宣的擦去一些该填上的空白,装作不经意的添补着无关痛痒的语法错误,他想他跟王耀为了写一份漏洞百出的英语作业真是绞尽脑汁,呕心沥血。


  阿尔弗雷德伸手勾住王耀垂下的小指。


  当初硬被老师牵扯在一起的双手,现在像是自己获得了生命,缠绕在一起带了缱绻温柔的意味。


  被惊扰到的少年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瞅见对面金发蓝眼的同桌歪头无声的望向自己,混沌成一片的大脑让王耀习惯性从兜里摸出糖果,熟练地剥开然后塞到阿尔弗雷德的嘴里。


  甜甜的苹果香气布满了味蕾,美利坚小英雄重新勾回王耀的手,教室里做题的补眠的安静成一片,高高堆起的教学资料就像凭空垒砌的城堡,将他们与外界隔离。


 Why do you want to learn English suddenly?You said you didn't need it in your life. 


(为什么突然又想学英语了?你不是说你的人生不需要它吗?)

  

 阿尔弗雷德无声的,留下口型,一词一句,盯着王耀的眼睛,像是讨要一句告白。


  王耀弯起眉眼,即使窗外雪花纷飞,头顶白炽灯撇下清冷的光照,他眼里的阳光依旧像作为同桌正式介绍的那一日,堆满眼眶然后满溢而出。

  


  I don't know if we each have a destiny, or if we're all just floating around accidentally―like on a breeze.uh,


  but,You complete me。


(我不懂我们是否有着各自的命运,还是只是到处随风飘荡,但是,你使我完整起来。)


  不是English complete me。是你。


  


  >>>


 后来一切尘埃落定之时,他们回忆说那一日Global Warming的影响让阿尔弗雷德眼里的江海湖泊泛滥,吞没陆地,与王耀眼里的阳光相遇然后彼此纠缠,他们在极寒雪夜与干暖教室的交替中揉着发痒的鼻尖,终于感受到了流感将至,以及爱情降临。


  

    END



再写就要变成苦逼出柜和与现实斗争了,总之在一起了!扯证了!全世界别人有的幸福他们都有!OVER!

本家新谷的发型太好看了!涂一个!





2P稍微涂了个氛围,米米的背头太好看了我流泪。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黑桃金钱的情头涂鸦



子米出没~

上色版可能得等假期了。

偷孩子前三思,毕竟骑士大人很凶,还是个正太控【X

心爱的陈年老cp

上一条编辑错误图没了就删掉了

求沙雕向金钱文推荐呜呜